鲜茶网-夜无忧全国兼职女性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675|回复: 15

[楼凤兼职] 和哺乳少妇昨天发生的事

[复制链接]

9

主题

166

帖子

24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40
发表于 2018-5-27 08:4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:江西省>南昌            
【详细地址】:少妇家庭环境还好            
【信息来源】:同事关系,过去曾追过未成功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小姐数量】:1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小姐年龄】:26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小姐素质】:85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小姐外形】:90            
【服务项目】:全部            
【价格一览】:400            
【营业时间】:7.00-23.00            
【环境设备】:良好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安全评估】:95            
【联系方式】: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【综合评价】:90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
【详细介绍】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和少妇(以下简称Z)认识起还是八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我已经工作了几年,在单位混上个中层,Z刚参加工作,找关系进了和我同一个单位。刚来的时候样子特别纯,发育很好,胸部那时候就有C,做出纳工作。本L那时候和女友正好分手,说实话,当时心里特难过,正好Z和我前女友长像有六分相似,都是圆脸,身高也差不多,心里还是有把她当替代品的念头。说起来惭愧,我和她还是老乡,那时候她年青还是挺相信我,喜欢和我一起在单位食堂吃饭,吃完饭一起散散步聊聊天,没什么防备之心。我以前那单位说是省管单位,却设在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(恕我不想让人猜到我是干什么的,就不说的太详细了)。渐渐的,我觉得自己有点喜欢Z了,Z那时是个害羞的姑娘,说话的声音糯糯的,我可以感觉得出她也喜欢我。按常理来说,是应该走到一起,可世事难料,Z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和前女友的事情,开始慢慢疏远我,也可能是从我平时的言谈中感觉到我还是旧情难忘吧!唉~~初涉世事的小姑娘总是对美好的爱情报有幻想,看着清纯糯弱的姑娘,心思却非常敏感细腻,对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具体、很高,和对完美爱情的坚持,我知道,我这种有过很深感情经历的人和她是不会有结果。自然而然,大家成了朋友。2004年,单位改革,我和她都去了新的单位,不同的生活圈子让我和她之间几乎断了五年的联系。这五年中,我结了婚,有了孩子,两人像平行线一样没了交集。恢复联系是在2008年的一次老同事的聚会上,聚会上的她给我感觉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清纯,稚气脱去了不少。以前我不能保证她是不是处女,但那次见面可以肯定的是她绝对是个“女人”了。聚会上,她和我有过短暂的眼神交流,话却没说几句,饭局上大家说起家庭,问起她的情况,她像是很不经意的说给我听一样,过二个月就要结婚了。听她说完,说实话心里还是多少有那么一丝惆怅一闪而过。饭局结束大家一起去了叠山路和胜利路步行街北相结口的一家KTV,鬼哭狼嚎般发泄着现实社会积聚在身上的压力。包厢里灯光永远都是那么暗,昏暗的灯光给了大家些许私下交流的机会,她主动和我交换了手机号码、QQ号,说以后要多联系。第二天,加了她QQ号,很快通过了,中断了五年的联系得以恢复。前面的事情说的太多,各位LY多包涵,请耐心看下去,真正的良家不是说上就能上的,肯定要有铺垫。在这两年的联系中,逐步对过去五年发生的事情相互有了些了解,我的生活相对平淡,结婚生子。她却不那么平淡,在她去了新单位二个多月,和单位一个长相很帅气的男孩子开始了交往,男的家庭条件很好,出气阔绰,很会说话,被甜言蜜语灌迷糊了,终于,在一次单位小范围的聚会活动中,喝醉后和男孩发生了关系,本来这也没什么,可笑的是,当她醒来的时候,身边睡着两个男人,另一个肥胖的男人竟然是她单位的领导,事后,她和男孩分了手,虽然之前她已不是处女(读高中时和初恋发生过一次关系就被父母知道拆散一对小情人,当然,这些都是Z在这两年中慢慢告诉我的),但对这莫名其妙发生的事情接受不了,特别是对那个令她恶心的中年肥胖男人睡了她特别的纠结,那个人在那天之后,还算厚道,在工作上总是给予她照顾,手脚算干净,也没再强迫与她继续保持关系,还说出了那晚的真相,是她的男友在她的啤酒中下了迷药,而胖领导是她男友巴结的对象,正好有事求他帮忙,就拉他一起玩了Z,本来说好是完事胖领导就走的,结果那天酒喝多了,睡过了点,也没想到Z醒得那么快。结果就是这样,所以Z和帅哥男友坚决的分了手。很快的又借调到另一个单位到现在。目前的老公是家里亲戚介绍的一个国安局干部,离过一次婚,有一个女儿判给了前妻,和Z结婚后态度不冷不热,两人从没吵过架,也没什么激情,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,加上工作关系经常出差,就连她生孩子的时候都没在身边。今年1月份,Z生了个男孩,孩子很小,5斤多点,长得像Z。满月酒请了我去,Z的老公站在一旁话很少,也不显得怎么兴奋,也许因为不是第一次做父亲吧!生完孩子后,Z一直母乳喂养,基本没上班,天天呆在家里,Z的父母还在老家,也许是担心她一个人照顾孩子难,找了Z的表妹来南昌照顾她,就住在她家(就是那个买一送一的骚表妹)。表妹是农村来的,今年刚20岁,听说在乡下老家就因为和社会青年乱来怀孕堕胎,在家呆不下去,来南昌投靠表姐,帮助照顾下家务和孩子。可我第一眼见她时,感觉就是那种洋不洋,土不土的人,来南昌快一年,别的没学到,打扮化妆倒是学了个半吊子。呵呵,说重点了,昨天下午,Z打电话给我,说孩子可能是流感,发烧39度,老公又照例出差,表妹上午就借口去买家庭用品到下午还没回,求我开车带她和孩子去医院,别说俗套,这是事实,哥们总还算是有带孩子经验的人,我小孩病了都是我带去医院,和Z在平时聊天中她常向我请教带孩子经验。呵呵,冒充下专家。回归正题,跟领导请了个假,开车去了她家,上楼进去后,孩子正在哎吐,赶紧一把抱起孩子下楼,Z在后面拎了个包,拿着件外套就下了楼。直杀儿童医院,挂号,排队,问诊,确诊为流感,并发急性喉炎,就是那种发出声音都是嗡嗡的病。该死的医院什么本事没有,就是会打针,还是打吊针,十个月大的孩子都是打头皮针,开的是青霉素,Z怕打针,孩子更怕,一放到打针那个台子上就不停乱动,哭叫。Z不敢按,这对哥们来说轻车熟路,上去就按住了头(鄙视下自己,反正不是自己孩子不心痛),打针很顺利,就是排队取药,交费时间超长,妈的见鬼了,最近感冒的超多。一直折腾到晚上七点多才打完离开,医生说如果晚上退了烧,就没什么关系,如果第二天还烧得39度以上,就要来医院住院,因为急性喉炎容易引起小孩子窒息很危险。这吊针还挺管用,到晚上九点,就已经降到了38度。送Z回家后,Z煮面条,煎蛋,我俩还饿着,那个表妹还没回来。看着Z在厨房里忙着,小孩在房里睡着了,我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电视,瞄着Z的PP穿着条紧身低腰牛仔裤,上身穿了件开襟的线衫(可能是为了哺乳方便)腰上围着个围裙,两条系带在腰后打了个节,更显出了胸部的突出。看着她忙碌的样子,心里有点小感动,这个女人还是挺不错的,入得厨房,出的厅堂。鬼使神差一样,我走到了她的身后,从后面轻轻环住了她的腰,头贴近了她的耳鬓,嗅着她的味道,在耳边轻轻的说了句:“你一个人带孩子挺不容易的”。刚抱着她的时候,可以明显地感到她身上一紧,没想到我会这样,也许是我说话和呼吸的热气在耳边刺激到她的敏感部位,很短的时间,就看到她从脸一直红到了脖根,轻轻地挣扎,还是带着那种糯糯的语气小声说:“别这样,等下表妹要回来了,会吵醒孩子的”。这种带着哀求的口气让我心里一软,深呼吸了一下平稳下情绪,压抑住了冲动,轻轻地松开了手,但还是在她的耳边轻吻了一下,她的脸更红了,耳根有些发烫。一顿简单的晚饭,过程中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都害怕会说错什么,气氛有点尴尬和暧昧。吃完饭,孩子在里屋发出了点哭声,Z进去了会儿,估计是去喂奶,孩气的哭声很快的停止了。几分钟后,Z出了房间,走到我面前,坐在沙发上,用头靠在我的肩膀,轻轻的有些抽泣,让人觉得心隐隐地作痛,我很自然的用手环住了她的肩,让她更贴近我些,Z没有拒绝,就这样静静的依偎在一起差不多有十分钟,谁也没说话。估计我俩谁也没注意电视里在演着什么。还是电话铃声打断了暧昧和沉默,是她老公的电话,说什么我没听清楚,估计是说出差到什么地方安顿下来了,打个电话问问家里情况,Z在电话里说话听得出她心里很多的不满,在电话里对她老公说孩子病了,打完针刚从医院回来就挂了电话,站在电话旁背对着我发着呆。年长几岁的我当然明白,这个时候的女人最需要信任人的关心,走过去安慰她,轻拍着她的肩头和胳膊,让她的情绪稳定些,但感觉着她的低声哭泣伴随着胸部的起伏,开襟的领口透出的一抹雪白,下身小兄弟按耐不住的抑起了头,顶在了她圆圆翘起的PP上,Z感觉到了,稍稍有点躲避似的向前倾了下身,并没有明显的抗拒,却让我的下身和她的PP接触的更紧。这个时候如果还扛得住的绝对不是男人,我轻轻在她耳边呼着热气,试探性的吻了吻她的耳垂,她的头轻轻的向后微抑起来,嘴巴微微张开,我顺势吻住了她的嘴,扳过了她的身体,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,手从她线衫腰后伸进去摸着她光滑的腰和背,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屁股揉捏。感觉到她两腿突然并得很紧,两腿交替着互相摩擦,看来Z也动了情。花开勘折直须折啊,边吻着她,感觉她的吻还是有些生涩,男人这时候肯定要主动的,我突然一把抱起她正想放到沙发上,Z将头埋在我胸口,轻轻地说,去房间吧。就这样进了房间,将她放在床上,褪去了她的牛仔裤和线衫,接着是轻薄的半透明米黄色内裤,下身那里隐隐地透着一些水迹。上身是哺乳胸罩,右边乳罩已经被溢出的乳汁浸湿,散发着淡淡的乳香。除去最后的武装后,Z的身体完全呈现在眼前,小腹下方有一条浅浅的疤痕,是剖腹产留下的痕迹,但恢复的很好,腰身没什么赘肉,皮肤也很光滑,没有什么妊娠纹,下身两腿间是乌黑的阴毛,比较茂盛,分开她两腿后发现她的毛只长在阴阜上,阴唇上一根都没有。小阴唇略微分开,是浅褐色的。两只乳房比较明显的一大一小,左边应该是刚刚喂了孩子,右边则是涨鼓鼓的,躺在床上都还是挺立着。两个乳头都有花生米大小,向上明显的凸起,乳晕也是颜色较深,一边有喂完奶后松驰下来的皱褶,另一边则完全被撑得很光滑。我迅速的脱光了身上的衣物,拉过被子两人光洁溜溜地抱在一起,继续亲吻着对方,我一只手从屁股后面伸进她两腿之间,抚摸刺激着她的阴蒂,另一只手在她的乳头上轻拉轻搓着,一下下的继续刺激她。很快地,上面和下面都湿了。我用嘴含住她鼓涨着的右乳,轻轻一吸,就感到两三股乳汁进入了嘴里,太刺激了。乳汁的味道并不甜,尝过的朋友可能都觉得像没有放过糖的豆浆。关键不是味觉刺激,而是感官刺激太强烈了。我压在了她的身上,早就硬得像铁一样的阴茎慢慢地插了进去,很暧,很湿,也很紧,可能是Z剖腹产,又太久没有做过的缘故,感觉小兄弟被紧紧的包裹着,Z始终都是闭着眼睛。全身都泛着潮红,鼻息越来越重,嘴微张,牙齿紧闭发出呲呲和嗯嗯的呻吟声,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。在经过了短暂的适应期后,小兄弟开始发威,从九浅一深到次次到底,每一下都顶在她的最深处,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手用力抓住我的胳膊,指甲都嵌入到我的皮肤里,第一次大约只有十几分钟,我也没刻意去控制,顺其自然地射进Z的体内。虽然Z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大的反应,但感觉到她阴道壁里不规律的连续快速的收缩,我知道,她还是高潮了。我没有拔出家伙,继续在扒在她的身上,但不是完全放松的压上去。毕竟我也有184CM的身高,完全压上去怕她受不了。下半身紧紧贴着Z的下体感受她高潮余韵的颤动。上面又继续吮吸着她的乳汁,剧烈的运动过后,正好补充下水分,直至将乳汁基本吸光。下身未拔出的阴茎又硬了起来,工作继续,这一次时间很长,直干了有差不多1个多小时,换了很多种方式,不细表了,最爽得是后入式,看着她两只乳房前后的晃动就特别的来劲,大腿与她丰润光洁的屁股传出很响的啪啪声,后来她也放开了,叫的很大声。当我用后入式再一次射出万千子孙在Z的体内后,她已经经过了三四次高潮,淫水在屁股下的位置湿了一大片,还有些顺着大腿流到了床上。整个房间充满了性爱的味道。接下来该说说Z表妹的事了,其实她已经回来了,只是因为我和Z做爱做得太投入了,又关了房门,都没听到她进门的声音,这个骚货在门口听了半个多小时的房。我出来光着身子准备去卫生间清理一下的时候,才发现门口站着的这个女人,一手伸进自己的内衣,一手在下身扣着自己。NND,吓了我一跳,惊叫了一声“我操”,Z也被这动静惊醒,裹着被单就跑了出来。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,那死骚货还指着我俩说“你们、你们……”,妈逼的,一不做,二不休,直接拉她进房,扒光了衣服直接就上,这骚货长得不怎么样,在床上却放得很开,开始还有略微的挣扎,后来居然比我还主动,想骑到我身上,我哪能让她得逞,这时候Z看不下去,借口去卫生间洗澡赶紧溜了。剩下我和骚表妹又在里面大战了近一个小时,浪B叫得震天响。声怕左邻右舍听不到一样,下身还没Z紧。还好没什么异味和红斑,要不然我才要叫屈,最后因为三次之间隔得时间太短,我始终射不出来,鸡巴下的筋都痛了,龟头都插麻木了还是射不出,Z的表妹被干得尿都没憋住,有些洒在了床上和我身上,后来实在受不了向我求饶,用半洋不土不标准的南昌话开始还叫“用力搓死我”,后来没声了,只剩下随着抽插一下下的“嗯、嗯、嗯……的声音,还流口水在枕头上。搞得我都没兴趣了,拔出射不出货的家伙,塞在她嘴里让她给舔干净,进卫生间和Z一起泡在浴缸里,当时心里就在想,做都做了,也被发现了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听天由命。Z也问我,怎么办啊,表妹肯定会说出去的。管她,过了今晚再说,泡了会儿澡和Z一起出来进房间,那骚货还没起床,光着身子躺在床上,Z赶紧过去把她拖起来,一起换了床单。三个人躺在床上,都不作声了。我迷迷糊糊睡着了,隐隐听到她表妹和Z说:“这个男的好厉害,姐你有老公让给我吧。”Z没回答。妈的,把我当货物啊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,除了一对奶子不小之外,找不出什么让我看得上的。要不是怕你到处乱说谁他妈的上你啊。太累太疲劳,很快又睡着了。直到今天早上六点,正常的生物钟让我醒来,Z挽着我一条胳膊放在怀里,还在睡着,骚表妹紧贴着我的背,脚搭在我身上,手抓着鸡巴,男人总是会晨勃,昨晚最后一次又没射,估计我是被抓硬了一整晚。轻轻推开了那只手,在Z的胸和大腿上摸了起来,Z睡得很沉,但还是被我的动作弄醒了。什么也没说,抱着我的头埋在她怀里,我懂她的意思,抱着奶头大力的吸了几口。骚表妹也醒了,在一边看一边摸自己。孩子哭声传来,Z赶紧跑过去了,我分开骚表妹的大腿,摸了一下手都粘乎乎的,也懒得管什么了,直接插进去,先放出来再说。照旧是猛冲猛打,骚货依旧是鬼哭狼嚎。Z没有再进来,等快七点我终于射完出来后,Z已经做好了早饭。我起来马马虎虎洗脸刷牙。吃完早饭,就赶着上班了。今天上班一天都有点心绪不宁,腰也好痛。【一品楼感受】本来是中午写到这里准备发的,接到Z的电话,让去她家一下。请了假过去,在她家和她表妹谈判,最后她答应不说出去,但是也要和她做,Z不能干涉。妈的,什么贱货,哪天要和Z说,赶紧把这个骚货赶回去。各位兄弟有谁有兴趣,我也可以告诉骚货的电话,你们可以去喂饱她,Z的电话就别想要了。事先说好,骚货人贱貌丑B黑奶下垂,不为封口给我上刑也不上她。    刚和Z通过电话,她表妹晚上又不晓得跑哪疯去了。Z想让我过去陪陪她,但今天周末,要陪老婆孩子,没办法,只好明天找机会去安慰Z了。说实话,心里还是挺不踏实的,骚表妹这狗皮膏药也不晓得甩不甩得掉。Z那老公还是个国安,唉,听天由命吧。和Z继续下去是顺理成章的事,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兄弟们保佑我吧。一个仍在水生火热中煎熬的哥们红着双眼忍着腰痛码完了字,谢谢观赏,信的兄弟就为我祈祷,祝我平安。不信的朋友别拍砖,只当是看了个没水准的色情小说,听个笑话。见人见智了,兄弟我现在只有认命跌,要是兄弟我长时间不出贴不出声,那铁定是出事了,这贴就算是提前的遗书了。感谢大家看我长篇大论写了这么多。晚安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9

主题

192

帖子

317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7
发表于 2018-5-26 21:0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空去看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8

主题

608

帖子

695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695
发表于 2018-5-26 17:3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下吧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3

主题

551

帖子

672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672
发表于 2018-5-26 18:3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不错的哦,真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3

帖子

59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9
QQ
发表于 2018-5-26 11:5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看看联系方式,去体验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5

帖子

4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7
QQ
发表于 2018-5-27 12:0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看看联系方式,去体验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8

帖子

13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3
发表于 2018-5-26 16:53:0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说编的不错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4

帖子

16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6
QQ
发表于 2018-5-27 03:3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喜欢这样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6

帖子

1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5
QQ
发表于 2018-5-26 19:2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会一直一直爱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豚豚13404316303 该用户已被删除
发表于 2018-4-12 16:3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鲜茶网-夜无忧全国兼职女性息论坛

GMT+8, 2019-10-21 16:25 , Processed in 0.096054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